从K12转到素质教育,我每天都提心吊胆

2021-09-12 15:52来源:芥末堆看教育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图源:视觉中国 图源:视觉中国

今年7月以来,K12教育行业身陷裁员风暴,数百万从业者开始重新思考未来。作为一名在K12教育领域近十年的从业者,马欣第一次感受到职场困境,在迷茫和不知所措中,她作为局中人,新历这场K12教育行业的巨大变迁。

选择

马欣是一名90后,拥有近十年的K12教育企业销售经验。无论是上市公司还是细分赛道的独家兽企业,她都可以拿到“销冠”。以往,当同事们开玩笑直接喊她“销冠”时,她只是笑着接受了,毕竟名副其实。

“销冠”有销冠的业绩,当然也有与之相匹配的收入。在“双减”政策出台之前,“业绩最好的一个月,发完工资直接去提了一台车。”

但这样的好景一去不返。今年4月起,随着收入的直线下滑,她开始慌了。到了7月,由于退费增多,工资单也变成了负数。这让一向业绩优异的她难以接受。

“最难的疫情我们都挺过来了,当时不能出门见客户,签单变少,但客户是信任我们的,公司上线的产品帮助中小教培机构快速转到线上,圈了一大波好感,2020年之后的成单率也比较高。”

但“双减”之后,公司整体的业绩萎缩,从4月开始有裁员传闻,到6月份陆续裁员,直到裁掉30%,“当时觉得7月15日怎么都会有个结果,”马欣说,“看着身边的同事一个接一个离开,心里很难受,但也没有办法。”

不拜访客户的时间里,马欣习惯性关注政策和同行动态。随着不断有同行被媒体爆出裁员、关停消息,她有些坐不住了,“不知道我们公司还能撑多久。同事间也不敢聊太多,怕悲观情绪蔓延。”她说。

“往年的7月,是暑秋招生的旺季,今年的7月基本上没有新单,客户的来电也是在咨询退费的。”而退费,意味着她之前拿到的提成要退回公司。“所以7月份的工资成了负数。”

时代的沙,落在每个人头上都是一座山。马欣见证过K12教育的崛起,也见证了它的雪崩时刻。

“双减”政策正式落地的前一天,教育股集体“崩盘”,千亿市值蒸发。当天,先是港股教育板块整体市值蒸发467亿港元,美股开盘后,好未来跌幅超过70%、高途跌63.36%、新东方跌54.22%。

当天,这些教育企业蒸发的市值让人触目惊心。好未来蒸发93.63亿美元,折合607亿人民币;新东方市值蒸发55.49亿美元,约合385亿人民币。高途市值蒸发15.54亿美元,折合100亿人民币;三家公司市值蒸发共计1092亿人民币。

马欣所在的公司去年完成了新一轮融资,去年夏天也开始做新的项目,上市计划原本定在明年,但随着新规出台,上市不仅无望,“生存更是难题”,马欣说。

转型

“再苦不能苦孩子,再穷不能穷教育”。一直以来,随着国民生活质量的提高以及教育的重视程度提升,中国的教育产业在此之前一直处于高速增长的阶段,K12学科教育是其中的翘楚。

公开资料显示,2019年,国内K12教育市场的规模已达到7629亿元。并且当时的预测还指出,这一趋势还将继续上升。事实证明,这一趋势在2020年达到峰值。

2020年在疫情的特殊背景下,在线教育迅猛发展。彼时,在线教育企业的广告占据了各大城市的主要户外广告牌、热播综艺,短视频平台等,行业里时常传有某家在线教育公司拟上市的消息。

“其实在这一段时间,教育行业已在资本的助推下,已经偏离它本来的方向。”文君说到,作为一名市场人员,她曾在某上市教育公司工作过五年,主要负责投放。“当时每天的流量投放都在千万级别,感觉钱不是钱,就是几个电话几个邮件就花出去了。”

文君说,“现在想来真的是太大胆,投放基本不要ROI数据,只要投出去就好了。”

做会展销售的王君对市场的感知可能更灵敏些。从2021年初开始,公司陆续参加过几次线下的展会,但效果都不如预期。“2020年疫情好转后,一场线下展会,一般能签100来家客户,但从去年下半年起,不光签单少了,来参加展会的校长、老师都少了。”

最近一次同行聚会时,她也曾与老朋友们谈起,大家都唏嘘不已,纷纷在思考出路。不少同行都转型到素质教育赛道了。但她也坦言,“素质教育并不好做。”8月初,她入职了一家素质教育公司,从会展到了线上销售。第一个项目是组织一场线上直播——针对K12教培机构转型方向的讲座。

“原来手里的客户资源可以复用,一些地方上的教培机构开始转型做素质教育,就如同当年他们做学科教育一样,需要有人帮他们梳理思路,同时,新入职公司有素质教育方面的项目可以供他们选择。”

王君说,“现在大家在转型时都比较迷茫,毕竟做学科教育时间长了之后,对于素质教育是陌生的,没办法马上转向。”

担忧

转到素质教育赛道后,就可以安心开启事业的第二春了吗?对马欣来说“并没有”。

在她看来,素质教育与学科教育有着本质差别。她举了个例子。“比如好未来做学科教育20多年,不论教研还是教学质量上,都受到学生家长的认可,有着广泛的基础。但马上转到素质教育,这种优势其实很难复制。”

“就是你很难要求一个以往品学兼优的学生,马上变得多才多艺,”马欣说,“一般家长对于大机构有一种天然的信任感,但如果说一个做学科教育的机构突然跑去做艺术,还说自己非常专业,那家长多半是不会相信的?”

虽然还能看到他时常在朋友圈里晒机构签单的信息,但相对于此前K12的签单效率,明显低了太多。

“大家都转素质,又是一大波儿焦虑,加上素质教育不如文化课刚需,市场没那么大,消耗不掉”,据她预测,“最晚到晚年,素质教育也有可能转为非盈利机构。”

写到最后

如今,K12学科培训的两大巨头,新东方和好未来的股价全部跌至个位数。K12培训机构的裁员潮更是触目惊心。短短一天内,上万人被裁员。一位HR曾笑称,最近面试的2个人里就有一个是K12教育被裁的。而与K12教育离得最近的素质教育成了这些人的首选,但素质教育这个拥挤的赛道,还能留下多少人呢?可能他们也无睱顾忌这么多,毕竟“先要活下去”,再说其他。

随着双减政策的持续推进,教育新时代已然来临,这意味着,从业者们的新征程才刚刚开始。

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“壹DU财经”(ID:yiducaijing2021),作者晓加,编辑清风。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芥末堆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  • 双减
  • K12
  • 教育
  • 素质教育
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分享到: